泰国海藻面膜价格联盟

男人在什么情况下会抛弃自己的女人?

言情迷2018-11-07 14:51:18


  入夜,微凉。

  黑暗中,季子瑶丝薄的睡衣被人褪下,凉意在她温热的肌肤上肆虐,她浑身不由地一僵,蓦地睁开了眼睛。

  借着窗外淡淡的月光,季子瑶看到了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,正埋在自己身上忘我地索取着。

  非凡?回来了吗?

  想要推开身上的人,却有些不忍,男人是有这方面的需求的。

  但是,当男人的大手探进她的睡裙的时候,她的身子还是忍不住地颤抖起来,抬手抵住男人火热的胸膛,“非凡,别闹了,我最近正在吃中药调理,说不定过几日就好了。”

  她18岁联姻嫁给顾非凡,新婚夜两人喝醉酒稀里糊涂地有了夫妻之实。第二天顾非凡出国继续学业,之后她被发现怀孕,他们便没了夫妻生活。

  不幸的是,孩子一出生便夭折,她也得了性冷淡。

  这几年,每当顾非凡要跟她亲热的时候,她会从心底产生一种排斥感,浑身颤栗不止,让顾非凡不能继续。

  如今她已经23岁,常年吃药看病,但依然无法接受丈夫的亲近。

  除了新婚夜的那一次之外,顾非凡未成功得到过她。

  每次看到她的身子因为恐惧而剧烈颤抖时,顾非凡就像兜头浇下一盆冰水,所有的热情消失殆尽。

  只是,今日男人似乎有些不同,并没有像往日那样懊恼不甘地从她的身上离开,反而动作更加猛烈起来。

  她的双腿被强制打开,一阵撕裂般的痛楚使得她忍不住痛呼出声。

  “非——”

  她刚要开口,黑暗中,却被身上的男人用嘴巴堵住了唇。

  男人的唇柔软又霸道,身上那特有的男性荷尔蒙顷刻间将季子瑶包围,她微微弓起身子,双手紧紧攥住两边的缎面华被。

  身上的男人喘着粗气,动作愈加猛烈起来。

  季子瑶错愕地发现,自己今天竟然没了抗拒和恐惧……身子在他的带动下竟然有了感觉。

  几乎是身体的本能,她开始主动地迎合男人,两条藕臂揽住男人的脊背,指甲深深地嵌入男人紧实的肌肉里。

  一番尽情的云雨之后,季子瑶轻叹一声,没了一点力气,满足地沉沉睡去。

  ……

  季子瑶清晨睁开眼睛的时候,床边人已经离去,但房间里还残留着欢爱之后的余味。

  想起昨夜的缱绻,心头涌过一丝甜蜜,她轻轻抿嘴。

  每次看到非凡眼中流露出的隐忍和扫兴,她都十分内疚,而昨夜的鱼水之欢,总算让她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。

  季子瑶穿好睡衣,心情莫名地有些欢愉。

  下了楼,看到婆婆姜小凤坐在客厅沙发上,季子瑶打招呼,“妈,早。您看到非凡去哪了吗?”

  姜小凤淡淡地白了她一眼,“你脑子错乱了吗?非凡出差了,今天才能回来!”

  不会啊……昨晚……看来非凡回来,家人还不知道。

  季子瑶知道,这几年因为没再生出孩子,婆婆对她很有成见。但婆婆只以为她身子有问题,并不知道她是性冷淡。

  在这方面,顾非凡帮她瞒住了家人。

  “妈,非凡昨晚……”

  季子瑶刚开口,就看到佣人吴妈匆匆从外面进来,向姜小凤汇报,“夫人,不好了,医院打来电话,说是少爷昨晚在江城出车祸受伤住院了!”

  非凡受伤了?在江城?

  季子瑶脑子里轰得一声。

  姜小凤触电般从沙发上弹了起来,面无血色,“昨晚什么时候的事?好端端怎么会出车祸?严重不严重?在哪个医院?”

  “说是晚上十点多出的事,济仁医院,医生说除了少爷那个重要部位受了点外伤,其他部位不是很严重。”吴妈低着头,如实道。

  重要部位受了伤?

  姜小凤急得团团转,转身瞪了一眼愣在原地的季子瑶,“你还傻杵在那里干什么!你老公都受伤住院了,你还在这里犯傻啊!”

  “妈,我马上订机票去江城!”季子瑶从怔愣里缓过来,转身蹬蹬蹬上了楼。

  “什么玩意!”姜小凤骂了一句走了。

  回到卧室,季子瑶一屁股坐在床边,心乱如麻。

  非凡昨晚没回来,那……昨晚是谁?

  难道做了春梦?

  可是……双腿间传来的阵阵酸痛,也是春梦导致的?

  季子瑶下意识看了一眼窗外。

  顾家的宅子里到处都是佣人,别说半夜有人潜进她的房间了,就是一只苍蝇想飞进来也不可能。

  看来,真的是春梦了。

  季子瑶觉得很羞耻,拍了拍脸,进衣帽间去换衣服。

  江城,济仁医院。

  季子瑶赶到病房的时候正是午餐时间,刚走到顾非凡病房门口,还没去推门,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一阵嬉闹声。

  “哎呀,讨厌,都怪你昨晚太勇猛了,这下好了,你可要禁欲一个星期了!”一个娇媚的女声。

  “你这个小妖精,得了便宜还卖乖!非要玩什么车震,这下好了,撞车了!”男人暧昧的声音。

  “好啦非凡,都怪人家迫不及待嘛!谁让人家太想你了!”女人的声音愈发地苏媚,“我来帮你揉揉,这一个月你一定要禁欲哦!”

  “我只要在家,想不禁都没办法。我家那个,只能看不能用!老子在家就是个和尚!”男人毫不掩饰语气里的嫌弃。

  站在门口的季子瑶脑子里瞬间空白,僵硬地收回了准备推门的手,面上一点点失去了血色。

  顾非凡,她的老公……居然和其他女人在车震中受伤了!

  怎么会呢!

  每一次他扫兴地从她身上下来时,都未曾嫌弃过她,而是温柔地安慰她,“没关系,我有足够的耐心等你好。”

  难道,一切都是假的?

  季子瑶努力控制住心里的震惊和难过,敛了一口气,推开了病房门。

  病床上正腻歪在一起的俩人立刻分了开来,妖娆性感的红裙女人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衣服,转眸看去。

  “子瑶,你怎么来了?”躺在病床上的顾非凡,看到突然出现的妻子,有点意外。

  “呵,我如果不来的话,还不知道我亲爱的老公,居然喜欢这种低俗的货色!”季子瑶看都没看红衣女人一眼,在顾非凡床边站定,看向他的那个位置,冷笑道,“我倒是好奇,哪个不长眼的司机,要撞就直接把你的命根子撞断算了,怎么不痛不痒地只受了点伤呢!”

  “季子瑶!”顾非凡瞬间变了脸,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咬牙道,“你这个疯女人,胡说八道什么呢!”

  “哼!给别人当妻子却不让人睡,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,还好意思跑到这里来质问!”红衣女人冷哼一声,满眸的嘲讽。

  “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,滚出去!”顾非凡冲红衣女人怒喝一声。

  红衣女人一愣,在看到男人眼里的愤怒时小脸白了一下,连忙抓起了旁边的包,“那你好好休息,我先走了!”

  路过季子瑶的时候,女人不甘地瞪了她一眼,才拧着腰离开。

  季子瑶转身就要走,被顾非凡一把拉住了手腕,“子瑶,你误会了,我和那个女人什么都没有,只是逢场作戏罢了!”

  看到男人瞬间变得有点讨好的脸,季子瑶觉得恶心,用力甩开了他的手,“顾非凡,如果觉得我的病让你委曲求全了,你大可提出离婚!绿帽子这种东西,我无法忍!”

  说完,转身大步跑了出去。

  顾非凡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“我什么也没做,你别胡说八道,有本事你拿出证据来!”

  刚跑出病房,季子瑶一头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。

  对方的胸膛很坚硬,撞得她脑袋一阵眩晕,只是当她闻到那种只有男人身上才会有的清冽气息时,忙后退一步,捂着额头连连道歉,“不好意思,对不起!”

  头也没敢抬,饶过男人直奔电梯。

  眼角余光里,只模糊地看到了男人好像穿了一身军绿色军装,黑色的皮鞋一尘不染。

  瞧着小女人落荒而逃的模样,顾南城冰冷的嘴角轻轻勾起,大掌在刚才被她撞了一下的胸膛上轻轻弹了下,转身进了病房。

  季子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,也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坐上飞机返回海城的。

  一路上浑浑噩噩,黄昏时分回到了顾家。

  路过花园的时候,忽然感觉到有一根硬邦邦的东西抵在了她的腰后,季子瑶脚下一滞,正欲转身,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,“不许动!举起手来!”

  小孩子的声音,又萌又嫩。

  她松了一口气,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,缓缓举起手来。

  她素来是喜爱孩子的,尤其是在自己的孩子夭折之后。

  转过身去,看到了一个长得十分漂亮的小男孩.

  四五岁的模样,正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她,一副探究又得意的样子。

  好漂亮的小男孩!

  穿着一身水手服,黑亮的头发是西瓜太郎的发型,小嘴巴红红的,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。

  小男孩打量了她一眼,收起了手里的玩具手枪,小大人似的抱起了双臂,“你长得这么漂亮,是不是传说中的美人蛇?”

  美人蛇?

  季子瑶忍不住弯眸笑了下,蹲了下来,“小朋友,你是哪来的?叫什么名字啊?”

  男孩翻了翻白眼,傲娇地冷哼一声,“我才不告诉你,你知道的多了,万一把我拐卖了怎么办?”

  季子瑶不由地笑了下,正要开口,却忽然听到有人喊道,“正阳,不得无礼,叫堂嫂。”

  男人的声音威严深沉中透着一股磁性,季子瑶下意识地回头去看。

  却见一个身材魁梧,一身笔挺硬气军装的男人走了过来。

  男人约莫一米八八的身高,脸上锋利的线条勾勒出棱角分明的硬朗脸庞,立体深邃的五官虽然面无表情,但却隐隐放射出冷峻的暗芒,浑身散发着一股霸道狂傲却又生人勿近的气息,肩膀上那一穗一星格外醒目。

  看到眼前的男人,季子瑶愣了一下,缓缓站了起来。

  他让小男孩叫她堂嫂,眼前的军装男人,莫不是?

  季子瑶忙垂眸抿了抿唇,恭敬地道,“二叔。”

  莫名地,有些惶恐和紧张。

  眼前的这个男子正是顾家二爷顾南城,顾非凡的二叔。

  虽然今年只有29岁,但他却缔造了太多传奇:十二岁被老爷子带进部队,十六岁便立下功勋,二十出头便成为少将,是老爷子最宠爱的儿子,也是整个海城令人望而生畏的一个名字。

  顾南城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眼季子瑶,眼眸深邃,淡淡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顾正阳拧着小眉头问顾南城,“老爸,堂嫂是什么?”

  季子瑶对这个小屁孩有着莫名的好感,她笑着答道,“我是你堂哥的妻子,所以你要叫我堂嫂。”

  顾正阳却不领情,脑袋拧向一边,哼了一声,“堂哥都有妻子了,那我也要有,以后,我就允许你做我的妻子了。”

  季子瑶有点哭笑不得,这小堂弟还真是有点人小鬼大!

  顾正阳还欲纠缠,被顾南城轻斥了一声,拎着他像老鹰捉小鸡般离开了。

  看着一大一小父子俩的背影,季子瑶有点失神。

  她还是在新婚那一天见过二叔一眼,之后他便回了军区,没想到如今回来,竟连儿子都有了。

  不知道二叔这样的男人,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?

  季子瑶刚进家门,就被婆婆姜小凤一声冷喝住。

  “季子瑶,让你去照顾非凡去了,你怎么又跑回来了还在家里!”姜小凤正在敷面膜,涂满了海藻面膜的脸上只露出两只眼睛,此刻瞪得圆圆的质问季子瑶。

  看到那双嫌弃的带着怒意的眸子,季子瑶只觉心灰意冷。

  “你儿子有人照顾,无微不至,暖床这种事都代劳了,我何必还呆在那里!”季子瑶冷冷地开口。

  “什么?”姜小凤走进两步,直直地瞪着她,“季子瑶,你胡说八道什么呢!这像不像顾家少奶奶说的话!”

  “呵!顾家少奶奶被顾家少爷劈腿就可以吗?”季子瑶扯了下嘴角,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准备离开。

  胳膊被姜小凤攥住,不耐烦地吼道,“季子瑶,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乱给非凡扣帽子!江城那个女孩,是非凡的远房表妹,他们关系好,开个玩笑而已,只有你这种愚蠢的女人才会当真!”

  远房表妹?

  看来顾非凡已经和婆婆通过气了。

  “妈,我不是三岁小孩,您不用替您儿子解释。”季子瑶努力压抑着心里的失望,用力甩开了婆婆的手。

  “说你蠢你还是蠢到家了!你只是听到了他们胡乱说的话而已,又没有捉奸在床的证据!你没资格在这里胡说八道!”

  姜小凤鄙夷地剜了她一眼,“季子瑶,你嫁到我们家这么多年了,一个蛋都没生出来,你还好意思管非凡和别的女人暧昧?别说我们家非凡没出轨,就算出轨了,那也是被你这个不会下蛋的鸡给逼的!”

  恶毒的语言铺天盖地地袭来,季子瑶瞬间心如死灰。

  想要离开,可脚下灌了铅般挪不动。

  想要开口,可却不知道还能说什么。

  姜小凤的数落和侮辱还在继续,“告诉你吧!今天你老爷子的二儿子,你们二叔顾南城回来了!不仅回来了,还给老爷子带了个孙子回来,老爷子恐怕想要把董事长的位置都给他了!哼!都怪你这个不争气的肚子,要是早早给非凡生下儿子,老爷子也不会这么不器重我们非凡!”

  呵呵,都成了她的错了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您就找个能给您生孙子的媳妇吧!”季子瑶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,转身向楼上走去。

  姜小凤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,“季子瑶,你不要给脸不要脸,我们家非凡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,你别大惊小怪的!就算离婚你也要净身出户!”

  ……

  季子瑶把自己泡进浴缸里,深深地闭上了眼睛。

  虽然她一直在吃药看病,但顾非凡这些年对她一直都不错。

  这一点,她从未怀疑过,也一直有点愧疚。

  难道真的只是自己误会了?

  从浴室出来,季子瑶看着床上的大红床铺,再次想起昨夜那个真实又羞耻的梦。

  真是讽刺。

  昨晚她在做梦和顾非凡缠绵的时候,他恐怕正在和他的“远房表妹”在车上玩得忘乎所以吧!

  念及此,季子瑶只觉胃里翻涌出来一阵恶心,一把将被单扯了下来。

  “叮当——”

 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,有东西掉落在了地板上。

  季子瑶循声看去,地板上多了一颗小东西,在灯光下折射出金光闪闪的光芒,甚是璀璨。

  什么东西?

  放下手里的被单,季子瑶好奇地蹲下来,将那颗小东西捡起来,放进了手心。

  垂眸看去,原来是一颗金属纽扣。

  非常精致的一颗小纽扣,金色的,上面有不知名的暗花。

  纽扣很小,是典型的男士衬衣上的配扣。

  季子瑶皱了皱眉,顾非凡的衣服都是她亲自挑选购买,洗了之后亲自熨烫的。

  她很确定,这纽扣不是顾非凡衬衣上的,更不是她的。

  那,怎么会从他们卧室的床上掉落下来呢?

  季子瑶正在纳闷,门口传来“扣扣——”敲门声。

  佣人吴妈的声音传来,“少奶奶,您还没休息吧!”

  “哦,还没!”季子瑶忙收起思绪,顺手把纽扣放进抽屉里,打开了门。

  “少奶奶,老首长吩咐您亲自去给二爷收拾房间。”吴妈把一叠干净的床单被单递给了她。

  季子瑶有点诧异,“吴妈,怎么让我去啊?”

  爷爷怎么会让她去二叔收拾房间?

  吴嫂如实回答,“老首长说了,二爷有洁癖,不喜我们佣人进他的房间。但少奶奶您不同,是顾家人,做事也细心。”

  原来如此。

  “好吧,我去。”季子瑶接过了被单。

  “二爷还在主宅陪老首长小酌,您直接过去就行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季子瑶和顾非凡住北苑,顾南城住南苑,中间隔了个主宅,走过去需要三四分钟的时间。

  到了南苑,季子瑶直接进了主卧,打开灯开始收拾房间。

  顾南城的房间很简单,并不需要怎么收拾,床上物品铺新之后,子瑶又把房间里的家具都擦了一遍。

  拿着换下来的被单正要离开,刚拉开门,四周突然陷入一片黑暗。

  停电了?

  季子瑶打小就有黑暗恐惧症,眼前突然一黑让她瞬间四肢僵硬,脑袋里一片空白。

  被单从手里滑落出去,她一步不敢迈出,直接蹲下来双手抱住了头,将脸深深地埋进了膝盖里,身子在暗夜里剧烈地颤抖。

  此刻她已经没了正常的意识,恐怖席卷全身,紧紧闭着眼睛,嘴里发出低低的,无意识的抽泣声。

  每到这个时候,季子瑶的脑海里只剩下小时候被一群小男生欺负到墙角的画面。她害怕地抱着脑袋,低低地求饶,“救命……救命……”

  顾南城陪老爷子喝完酒回来,看到的是小女人蹲在他的卧室门口浑身颤栗不停的样子。

  男人微醺的凤眸一凛,上前按住她的肩膀,一把将她扶了起来。

  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季子瑶仍然沉浸在无边的黑暗恐惧里,下意识张开双臂投进了男人的怀里。

  她仍是紧紧闭着双眸,身子抖似筛糠,根本不知道周围早已恢复了亮堂。

  “子瑶……”

  男人拧了拧眉,发生了什么事?

  “救……”抱着怀里的人,季子瑶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,回忆里那个如王子般站出来救她的大哥哥又出现了,“大哥哥,救我……”

  说着,小女人两只柔软的小手,毫无意识地攀住了男人的皮带,因为恐惧,身子在不停地往男人怀里倾倒。

  顾南城本就喝了酒,脚下有些许飘浮,被小女人这么一逼,直接后退几步,倒在了身后的大床上。

  几乎是同时,房间里再次陷入到了黑暗。

  季子瑶倒下去直接压在了男人的身上,额头碰到男人坚实的胸膛,痛得她恢复了一点意识,倏然睁开眼睛。

  可当发现周围仍是一片黑暗时,吓得再次闭紧眼睛,双手胡乱在周围摸起来。

  “恩……”

  季子瑶无意识地在男人身上扭来扭去,让身下的男人瞬时拧眉闷哼了一声。

  该死的女人,居然敢在他身上乱摸乱蹭。

  更该死的是,不知是酒精作祟的缘故,还是被她不小心抓到了重要部位,顾南城发现自己竟然起了生理反应。

  素来自持矜持的他,竟然这么容易有了反应!

  正要推开身上的女人,季子瑶两只藕臂却已经攀上来直接揽住了他的脖子,小手在他脸上胡乱摸着,“救我……”

  口里温热的气息撩在了男人的面上,脖颈间。

  虽然穿着保守的睡衣,但小女人这般动作,还是让身下的男人感受到了她身体的柔软。

  顾南城身上只穿了一间衬衣,女人身上的温柔透衫而来,让他正要推开她的手顿了一下,双手顺着她的肩膀,鬼使神差地来到了她的腰间。

  那盈盈一握的纤腰让男人的意志力濒临瓦解,她仍无意识的扭动更是加剧了男人的生理冲动。

  一个翻身,男人直接将惹火上身的小女人压在了身下……
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查看后续精彩章节!


Copyright © 泰国海藻面膜价格联盟@2017